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拘束二淫烂授业全本作者冢原尚人




.
  透过教室的窗子所看见的天空,是美丽晴朗、高挂在天空,慢慢流动的云,诉说着秋天即将来临了,坐在窗边
的茧,一边痴痴地望着天空,一边沉溺于幻想之中。
  她叫做向阪茧,是贝鲁西亚学校的学生,没有人不认识她。装饰在梳着浏海头发上的,是一个紫色的大蝴蝶结,
拥有和她可爱的美貌几乎不相称的丰满胸部,从另一个角度看,就好像玛丹娜一样,是男学生憧憬的目标。
  但是茧似乎对于同年级的男学生,几乎没有兴趣,这是因为茧自小就在严苛的家庭环境下成长,时常处在成人
的生活圈中,所以她喜欢年纪比较大的男人,本性害羞内向、此刻正陷入沉思的茧,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引起她的注
意。
  「北原老师……」即使授课结束,午休的铃声响起也是一样,茧轻咬着嘴唇,动也不动地坐在位置上,看着窗
外的天空。
  绑住头发的大大紫色蝴蝶结,几乎没有动过,蓝色的耳环、以及装饰在胸前的酒红色蝴蝶结,也几乎没有晃动
过。
  「你看……在发什么呆啊!」当美奈子从身后抱住她时,茧才吐出了一口气,青木美奈子是和茧同一班的亲戚,
个性很朴素,和茧很有话说。
  「咦?畦!」被美奈子从身后抱住,茧急忙地回过头,当美奈子从茧的背后抓住她的胸部时,更是让茧吃了一
惊。
  「不、不要、放开嘛!美奈子!」「嗯,刚刚是在想跟性有关的事吧?」美奈子开玩笑地在茧的耳边轻声的说
着。
  「才、没有……」被看穿心事的茧,急忙地摇着头,但是也因为焦急,整个脸都变红了;正在午休的教室,相
当的吵杂,虽然好像没有人注意到茧的怪异,但是她却觉得一切都被人看穿了似的,不由自主的拉着裙摆。
  「耳根已经整个都变红了……」美奈子虽然好像是捉弄似的笑了出来,不过在眼镜后面的双眼,却是温暖的、
柔和的,她的视线,好像在说这只不过是个玩笑。
  「好像说中了,到底是在想谁呢?」「美奈子,你真坏……」看到美奈子一直瞪着满脸通红的自己看,兰有点
生气的回答。
  没错!美奈子说的可不是玩笑,茧确实是因为一个男人而发呆,也就是北原义范。他是茧学校的体育老师,二
十八成的单身男性,有着高大健硕的身材,脸部轮廓很深,同时又有着纤细的感觉,所以受到绝大多数的女孩喜爱。
  茧从以前就已经暗恋北原了,但是并没有具体的动作,没有向他告白,也没有写信给他,其他的女孩子,似乎
都曾果敢地采取行动,但是对于老实的茧来说,是做不出来的,茧一直都是远远的看着北原,以及专心地上着北原
所教的体育课;茧绝不是个有运动细胞的人,运动怎么说都不是她拿手的科目,不过上北原的体育课,却一直都很
快乐。
  「好了,已经午休,不要再发呆了,再不吃中饭的话,下一堂课又要开始了哟!」「对、对呀!」茧好像已恢
复正常,深呼吸的说道,美奈子也一直微笑着。
  「我肚子饿了,要不要一起去买面包啊?我想要吃全麦面包!」美奈子一边轻轻地摸着肚子,一边轻轻地拍着
茧的肩膀,茧身旁的座位,已经没有学生了。
  大家已经一群一群地聚在教室的角落,开始吃饭了,到处充满吵闹,一成不变的下课教室景象。
  「不好意思,我今天有带便当……」「咦!自己做的吗?」「嗯,才不是……」虽然急忙的否定,但是美奈子
却一副不相信的表情,真的是管家香奈做的便当,不过茧却没想要一一的说明,只是默不做声,茧的料运手艺虽然
不错,但还是比香奈差一点,所以一直都是香奈在做便当。
  「不是吧!不是因为想给北原老师吃才做的吧?」「难道?」茧为之一动,耳根也红了起来。
  「啊、啊,开玩笑、开玩笑!」「美奈子,你真是坏啊!」茧从书包中拿出用布巾包住的便当盒,打开布巾,
粉红色的可爱的便当盒就出现了,连筷子都是一套的─是茧喜爱的东西。
  「啊!真的!不然就帮你买瓶牛奶吧?」「咦,这样好吗?我跟你一起去也没关系啊!」「好了好了,刚刚好
像是吓到了似的……」美奈子伸出舌头笑了笑,做了个只给茧看的恶作剧表情,或许是因为美奈子和茧个性都老实,
所以朋友不多,也很少与人交谈,茧和美奈子二个人不仅仅是亲戚,也是无所不谈、一直都在一起的好朋友。
  「啊,我可没有放在心上……」「不过,这个时间学校的食堂正拥挤,二个人一起去排只是浪费时间而已,所
以我去买就可以了。」「那样也好,谢谢!」茧的脸上露出生硬的微笑,轻轻的对着美奈子点点头,在这一瞬间,
那绑住头发的紫色蝴蝶结微微地振动了一下,对茧心仪的男同学而言,这是无法不动心的一刻。
  「那,我要去买了,不快一点的话,午休就真的要结束了。」蓝色的学生裙翻飞了一下,美奈子轻轻地松开茧
的手,很快地走出教室。
  「那个……」茧拿起放到摊开在桌上的便当盒,但是马上又放了下来,虽然粉红色的便当盒从外表看,和往常
并没有什么不一样,但是茧却立刻就觉得不对劲,因为太轻了,好像完全没有东西的轻,在打开便当盒之前,茧先
将便当拿在手上摇摇看,发出了喀啷喀啷的声音,真的是有点怪异。
  「怎么搞的?」茧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慌忙地将便当盒盖打开。
  「咦?」粉红色便当盒摆放的,既不是香奈最拿手的香肠,也不是红萝卜泥,里面只有一个白色的信封。
  「这是什么……」茧内心有点不安的将信拿在手上,然后打开信封,一看内容,茧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,惊慌
地向四周张望了一下。
  「这,这是什么……」信封里面,是一张照片,以及一张用便条纸写的信。那张照片,是被母亲丽子用绳索绑
住时的照片,清楚地照出胸部被挤压出来,双腿大开,双腿的中心也绕上了绳子的凄惨姿势,从那个角度来看,一
定是透过茧家里的窗子所偷拍到的照片。
  茧激烈地抖动着,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彻底地被调教成性虐待女的种种的事情,这是茧不想让任何人知
道的秘密,事实上她也没有告诉任何人,知道的只有馆里的人而已,如果这件事让北原知道的话……茧的表情显得
相当的狼狈。
  但是更让茧感到慌张的是,同一信封里面的信,在褶成四折的白色信签里,写着『首先,到职员休息室来』,
那用黑色原子笔写的字,怎么看都是男人的笔迹,不去的话会有什么事呢?会被怎样吗?做这件事的到底是谁呢?
有什么目的呢?突然发生在茧身上的事,线索实在太少了,唯一可以提的,是故在便当盒里的那张照片,道出了不
可告人的事实,这并非只是茧一个人的秘密,而是对茧的家族来说,都绝对必需要保住的秘密,没错!这不是只有
茧的问题。
  怎么办?该怎么办!?站在职员休息室的门前,茧仍彷徨不知所措,很想回去教室,美奈子大概也把牛奶买回
来了吧!现在回到教室的话,往常的快乐午休时间还在等着。
  但是,眼前的职员休息室却不同,在校区边缘的这里,和教室的喧哗完全不一样,相当的安静,因为晒不到太
阳,到处都充满着湿气,而且还积满灰尘。
  想起在里面的职员阪田,一直都是色眯眯的眼神的那个老色鬼,茧不由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,因为老是盯着女
学生看,所以是一个很不受欢迎的人,是那个阪田吗?茧全身起了小小的颤栗,胸前、头发上的蝴蝶结都微微地颤
抖着,她不可能和阪田见过面,也从未说过话,更没有特别引起注意的回忆,虽然曾被他以奇怪的眼神看过,但这
也不只发生在茧身上而已。